地方资讯 主页 > 地方资讯 >

新东方雪崩了吗?

发布时间:2021-10-08

  当天,业内龙头企业新东方盘中异动,一度跌幅超50%,股价最低触及25.2港元,最终报30.2港元/股,市值蒸发近354亿港元。目前,新东方总市值517.7亿港元,与最高2721.82亿港元相比,新东方的总市值已经蒸发了超过2200亿港元,是目前总市值的4倍有余。

  在港股收盘后,美股中概教育股随后应声而动,盘前便开始大跌,开盘后更是跌跌不休。

  截至美股收盘,好未来股价跌幅超70%,报收6美元/股;高途股价跌幅63.26%,报收3.52美元/股;新东方股价跌幅54.22%,跌破3美元/股;网易有道股价跌幅超40%,报收12.69美元/股。

  “在线教育的股价暴跌,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一位长期研究中概股的业内人士王猛对燃财经分析指出,今年以来,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在线教育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一直不好,未来也许还会更糟。

  “这次的异动,也许与网上流传的一份监管文件有关。”王猛认为,自今年年初以来,监管越来越严格,如果政策进一步收紧,对于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来说,日子就越发难过,股价也有可能因此“雪崩”。

  7月23日晚间,好未来教育集团发布公告称,今日(23日)注意到部分媒体发布了中国考虑针对课外学科辅导服务实施新监管政策的报道,该监管政策尚未发布,公司暂未收到来自监管部门任何正式通知。公司不对市场推测做出评论。

  新东方23日晚间在港交所公告则表示,我们注意到,今天有部分英文及中文媒体报导称,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制定一套新规例,内容涉及中国义务教育制度下所教授学校科目的相关课外辅导服务。该等规例尚未公布,本公司亦未收到有关该等规例的正式通知。

  7月23日,高途集团发微博回应称,作为社会教育机构,高途坚决拥护双减工作,致力与家庭、学校和政府形成合力,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做好社会主义教育的有益补充。坚持教育初心,提升教学质量,积极优化和整改教学项目,并加大职业教育投入力度。

  虽然网传文件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但恐慌情绪不可避免地蔓延至整个行业,教育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受到了质疑,其中与教育行业相关上市企业发展的不确定性,笼罩在二级市场每一位投资人的头顶。

  7月23日,摩根大通大幅下调了在线教育公司的目标股价,并将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此前,中金公司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

  事实上,2021年伊始,在线教育行业便一直处于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状态中。稍有风吹草动,都能牵动在线教育机构的心。

  在自身造血受阻、外部融资又遇冷情况下,教育机构频频向外界传出大范围裁员、业务调整的信息。“头部机构现在基本自顾不暇,近年来收购、并购的很多与教育相关的公司,也大多处于放养状态。”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他在近几个月时间里,与多家被收购或并购的教育相关公司接触过,甚至有的公司创始人表示可以不要钱,只要求维持团队的日常开支。

  同样受监管因素影响,一级市场资方对于在线教育赛道的态度,从争相入局到无人问津已是事实。在2020年,热钱还如潮水一般涌入在线教育,赛道全年融资总金额超过539.3亿元,其中,猿辅导以35亿美元的融资金额,拿下2020年在线亿美元紧随其后,两家吸收了市场80%的融资额。

  然而进入2021年以来,事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般巨变。据高瓴资本披露的持仓报告显示,2021年一季度,高瓴资本已经将持有的405万股好未来公司股票悉数清仓,连带着清仓了一起教育。彼时,老虎环球基金也在同期清仓了高途,景林资本则已减持77.6%的好未来持有数。

  监管趋严之下,资本退潮、股价大幅缩水的状况,将长期存在于在线教育行业内。甚至如上述业内人士所言,相关政策未落地一日,在线教育行业利空就未能出尽,业内随时还会再来临一次“集体股价暴跌事件”。

  “好惨!”7月23日,一位投资者在港股收盘后,截了一张新东方的股价走势图,配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当日,新东方盘中异动,一度下跌50%,最终收跌40.61%,股价报30.2港元,最新市值517.7亿港元。

  实际上,不仅仅是新东方,7月23日,港股市场上的教育股集体走低,新东方在线亿港元;思考乐教育收跌25.83%,股价报2.53港元,最新市值14.06亿港元。

  开盘后,在美股集体高开、道指涨约150点的一片喜气洋洋景致下,中概教育股普跌。其中以中概教育股跌的最为厉害。

  截至7月23日美股收盘,好未来股价跌幅超70%,盘中一度触发熔断,最终报收6美元/股,总市值仅38.69亿美元。高途集团股价跌幅63.26%,报收3.52美元/股;新东方股价跌幅54.22%,跌破3美元/股;51Talk跌幅超40%,报收3.8美元/股;有道跌幅超40%,报收12.69美元/股;另外,瑞思学科英语跌40.53%,一起教育跌38.7%,精锐教育跌37.14%。

  实际上,各大上市公司现股价与今年年初一二月份时达到的高位均相去甚远,其中,好未来较2月中旬达到的高位90.96美元/股相比,现已跌超90%;高途更是从1月27日的高位149.05美元/股跌破5美元/股,下跌幅度超过97%。其他如新东方、51Talk、网易教育、一起教育等上市公司的股价,无一例外相较于年初高位,暴跌超8成。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还将新东方目标价从19美元下调至3.50美元;将好未来目标价从70美元降至7.6美元,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将高途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目标价从37美元降至3.5美元。

  在监管趋严之下,教育股感受到的是阵阵寒意,而对于之前就判断在线教育利空出尽、抄底所在公司股票的某头部在线教育员工来说,可谓损失惨重。

  王腾在高途教育供职3年,主要负责政府关系。今年6月初,王腾打听到教育行业将迎来严打,最坏的结果可能整个行业将完全变天,王腾非常果断地选择离职。

  在高途工作时,王腾购入了不少高途的股票,今年以来,股价一路下跌,王腾被“深套”,为了挽回损失,今年5月份开始,王腾试图不断加仓“抄底”,但让王腾没有想到的是,高途的股价跌跌不休。到了7月24日,王腾手里的股票(成本)从每股72.3美元,跌成了每股3.95美元,账面亏损达到了94.54%。

  “今天很多人给我发微信,说恭喜我离职太及时,不然这次会被赶上在线教育的裁员大潮。事实上,我经历的痛只有自己知道,仅是股票我就赔了3年的积蓄,实在太惨烈。”王腾向燃财经表示。

  为了更形象地表达出自己的亏损,王腾向燃财经打了一个比方,“浮亏94.54%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相当于你手里有一百元,进了股市转一圈,扣掉交易佣金和手续费就只剩下不到5元了。我白给高途打工3年,连老婆本都赔进去了。”

  实际上,像王腾这样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5月份开始,有不少投资者认为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行情已经’触底‘,开始加仓,试图’抄底‘,以致损失惨重。“王腾告诉燃财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线教育的市场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二级市场的教育股们还需再继续接受,因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的重大不确定性而带来的股价持续下跌影响。”

  近期,随着政策面的变化,在线教育培训行业全面收缩,比如,高途旗下小早启蒙叫停、作业帮旗下鸭鸭启蒙被停、猿辅导旗下斑马业务收缩,等等。今年以来,教育机构大裁员的消息不断。

  近两个月,选择主动离职的员工也不在少数。在燃财经此前报道《在线教育员工:不用公司开人,我也要离职了》中提到的高途在职员工阿伟,不久前告诉燃财经,自己已经主动申请离职了。

  “也许是因为分公司自身的管理问题,在裁员处理上混乱且强势,也让我们这些还在职的员工心寒。”他也向燃财经表示,身边和他一样选择离职的员工不少,大家原本就对在线教育获客方式和上班时长不满。“在KPI的压力下,一味疯狂获客已经让我们忘了从事教育行业的初心。”如今,监管政策下,资本热情骤减,也让大家对依靠烧钱获客的线上教育行业的前景感到担忧。

  作业帮辅导老师林东则对燃财经表示,对于员工离职的这件事情早已司空见惯,只是监管政策相继出台的这段时间,离职的人更多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员工流失率本身就比较高,即使不裁员,每天也都有因为受不了工作强度而离职的员工。”

  目前,林东还在持观望态度。“教育是刚需,监管政策针对的是行业不良现象和不良竞争,我真心希望整个行业会在政策的引导下有所改变,让优质教育惠及更多学生,也让我们这些从业者能够更好的工作和生活。”

  “这段时间,我感受到的另一个明显变化是公司的广告投放减少了。公司还对我们的销售话术进行了调整,像‘一对一’、‘名牌大学’和老师们的院校名称等不能在宣传和销售的时候提及,至于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也不方便问,听话照做继续卖课就是了。”林东说。

  在燃财经《在线教育的暑假冷冰冰》的报道中,家有四年级小学生的家长王敏,明显感到在线教育存在感被削弱了。“按理说,一到暑假期间,我每天都会接到许多教培机构推销电话,要么是劝说我考虑购买暑期班的,要么是让我了解下秋季班的。但今年暑假明显有些安静,别说和年初寒假前的推销电线月初时候电话数相比都少了很多。”王敏告诉燃财经,从她家孩子放假以来,总共也就接到几个电话。

  除了推销电话少了以外,在线教育机构投放的广告也几乎一夜之间从大众视线中消失了。从事信息流广告工作的小明告诉燃财经,自从今年6月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顶格罚款后,他所在公司基本没再接过在线教育机构的单子,“原本我们公司和猿辅导的广告投放代理商还有一份合同未交接,对方被罚后,就没有了继续线上投放的意愿,对我们之间的合同自然也不想继续履行。”

  长期以来,教育培训行业中推销电话骚扰、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退费难等问题突出。2018年,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调研了40.1万所校外培训机构,其中有27.3万所机构存在违规,占比高达68%。

  据QuestMobile《2020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洞察》数据显示,2020年各行业的广告投放预算普遍向数字营销迁移,互联网广告投放同比增长明显。教育培训行业中互联网教育投放增长更为显著,同比增长113.7%。

  曾经,无论是线下的楼宇电梯、公交地铁等地,还是线上热门综艺节目中,随处可见在线教育的身影。如今,在线教育昔日的繁荣景象已不复存在。

  从资本的“宠儿”沦落为“弃子”,在线教育用了不过仅仅一年的时间。但对教培行业的监管却远早于此。

  长期关注教培赛道的投资经理胡骄告诉燃财经,对于课外教育的限制和政策是从2018年就开始的,只是没有严厉地执行,所以才感觉是最近开始收紧的。

  “在已经落地的政策下可以看到,虽然在短期,在线教育都受到了影响,但长期来看对素质教育的发展是有利的。”胡骄表示,从宏观上看,所有的教育行业肯定都会受到冲击。知名的上市或未上市公司,受到直接监管,收到的冲击会很大。但是因为体量原因不会像中小型机构难以支撑。而中小型机构会因缺乏足够的资金流动性,导致难以支撑下去。

  一位新东方教育集团的内部人士徐申向燃财经表示,“在不久前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新东方集团的管理层就已经知道了教培行业要经历严打,大家就开始谈论公司的转型问题。面对公司转型,还有人建议公司转型做托儿所,当时俞敏洪在内部会议上都落了泪。现在教育行业被打击的范围不只包含K12教育这么简单,还有成人教育,如考研和留学等,这些业务都会受到影响。”

  “现在教育行业太内卷,浪费了太多的资源,而且监管不出手,烧钱大战是不会停的。”

  对于教育行业的生存问题,徐申称,“目前教育行业只能向职业培训、素质教育去转型了,现在成人教育的局势还不明朗,后续如果打击不大,可能行业会一窝蜂地涌向成人教育,但若进入的资本过多,成人教育也会被重点打击。”

  在易项科技CEO、以太创服副总裁吴臣羽看来,在线教育行业受到的影响还要更大。“在线教育几乎‘全军覆没’,至少K12阶段面向大众的课外培训业务都会垮掉。”

  吴臣羽表示,虽然主要是K12的教育项目受影响,但政策的风向还是人口问题造成的。政策的收紧实质上除了减少居民的教育负担,或许也有将这一部分居民收入腾出来,投入到消费里、稳定经济环境的目的。基于此,如果人口和经济不好转,可能会有更严厉的政策出台。最严重的结果,不止是学校课程的课外补课会禁止,甚至一些兴趣教育也会受到冲击,尤其是一些涉及到教育公平的,如各种特长生相关的也会受到冲击。

  胡骄表达了和吴臣羽同样的观点。胡骄称,之前高速的经济增长掩盖了很多问题,但现阶段宏观经济增长放缓是大趋势。而这两年逐步爆发的民众对教育的焦虑,已经成为社会问题,国家肯定要有所反馈的。

  正如胡骄所说,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落地或许是标志性的反馈之一,其最大的影响便是直接导致资本市场的短期震荡。一位一级市场投资人向燃财经透露,“去年大家还在互相推荐在线教育项目,互相抢份额,今年则完全不看了。”

  “已经有投资机构裁撤教育团队了。”吴臣羽直言,短期内大家对教育行业的出手肯定是会减少的。但就目前来看,大家都不太知道政策会推进到什么程度,因此教育赛道的整体风险都是不清晰的。在政策明晰前,应该极少有人会下注。

  亿欧分析师杨良则表示,政策之下,对于在线教育未来的发展需要辩证看待,肯定会改变的是什么,而不变的又是什么。杨良分析称,从长远来看。教育仍是民众的刚需,这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机会还是有的。但是,学科教育可能会面临巨大的转型,从直接To c向To B变化。这是一个蛮大的挑战,与此同时,素质教育企业可能会看到比较好的发展机遇。

  吴臣羽则同样表示,在线教育并不是完全失去了机会,只不过发展模式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从原来的企业作为教育主体,转变为企业作为教育主体的辅助。如北京的名校出课程,然后四川山区的学校组织学生学习,企业在当中提供技术层面的支持。这种模式曾经出现过,可能未来会是这样。

  但无论如何,进入存量市场的在线教育行业,竞争会更加激烈,行业洗牌的局势也会越发明显。